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庶族无名_ 第一百二十一章 说服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3 00:4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王不过霸小说庶族无名 第一百二十一章 说服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东郡,东武阳。

    城外已经被袁军围的水泄不通,张郃坐在军营里,看着东武阳的地图,东武阳并非郡城,按照他们的估计,现在东武阳的存粮早该耗尽了,但臧洪却丝毫没有投降的意思。

    还在继续顽抗?为何?

    张郃可是接到过袁绍的命令,就算城破,臧洪也是不能死的,没有援军,甚至反出袁绍的理由也仅仅是因为袁绍没有出兵救援张超,而臧洪看样子,也没有称霸一方成为诸侯的意思,就这么很突然的反叛了,在张郃的军旅生涯中,这样的情况绝对是头一回见。

    “儁乂!”高览从帐外进来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张郃抬头,看着高览笑道。

    高览对着张郃道:“河.南尹来了,要进城。”

    “河.南尹?”张郃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,河.南尹好像不是自家这边的,他来这干什么?

    随即,张郃懂了:“陈默派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,先去见了主公。”高览点点头道:“来这边,应该是为说服臧洪而来,毕竟现在两家也不想打,臧洪在这里,主公和陈将军都不好做。”

    陈默和袁绍都不想开战,但臧洪在这里,两家都不能当没看见。

    张郃点了点头道:“让他直接进城吧,希望能够劝服那臧洪。”

    这一仗,真的没必要打,继续下去也是浪费时间,赢了袁绍没什么好处,输了……不可能。

    高览点点头,钟云已经见过了袁绍,袁绍那边既然开口了,他们也不可能拦着,至于见面那就没必要了,没啥说的。

    钟云是被高览护送到东武阳城下的,守城将领沉声道:“我家主公已经说了,不见使者。”

    钟云揉了揉脑袋,对着城头一礼道:“烦请将军通秉子源先生,在下乃右将军麾下钟云,暂代河.南尹之位,我家主公有书信送于子源先生,还望子源先生不吝一见。”

    右将军是陈默的军职,臧洪乃陈默老师,也有人劝过臧洪去投陈默或是请陈默来援,只是臧洪没有开口,麾下众将也不好说什么,如今陈默的人来了,守城将领犹豫片刻后,对着钟云一礼道:“使君稍待,末将这便去通秉。”

    河.南尹,若光以官职来论的话,跟臧洪是齐平的人物,陈默直接将河.南尹派来,这个人,臧洪恐怕没办法不见。

    城门并未打开,钟云是被人用吊篮吊上城墙的,哪怕有了心理准备,但当看到城墙上一名名面有菜色,双目中闪烁的光芒好似要吃人一般的将士,钟云哪怕同样经历过战阵,都忍不住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城头的大釜中散发着阵阵肉香,当钟云看到釜中捞出来的一截大腿时,胃中顿时一阵翻腾。

    早些年黄巾之乱的时候,有过吃人的事情,而且不少,但此刻看着一口口釜中熬煮的肉汤,钟云还是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……”钟云看向身边的将领。

    “都是敌军的尸体,城中粮草已尽,这几日敌军攻城,我们都是放上来再杀的。”将领随口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现在还能这样,但时间一长,恐怕……

    钟云没有说话,跟着将领下了城楼,径直往衙署方向而去,东武阳不大,但也是万户之县,但此刻大街上却静悄悄的,除了往来巡视的将士,一个人都看不到,彷如鬼城一般。

    “攻城时,为了节省粮草,多半百姓已经被驱逐出城,主公知道此战必败,不愿牵连百姓,如今这东武阳,除了城中将士之外,只剩下一些不愿离家的老弱病残。”一旁的将领解释道。

    钟云点点头,没有多言,臧洪此事对错其实到如今已经不重要了,钟云也不想评价,临近午时,他看到有人提着饭桶在一些门前将食物送进去,这才发现有些房舍的门被从外面封死,只留下个小窗口送饭食,感觉像监牢。

    从窗口中伸出来的手,多是骨瘦如柴,跟鸡爪一般,偶尔还能听到道谢的声音,只是想到那饭桶中的食物,钟云就感觉自己的胃里又翻腾起来。

    衙署中,臧洪与几名幕僚端坐在上手,钟云见到臧洪,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“是叔麟来了。”臧洪形容枯槁,丝毫没有当年见面时那丰神俊朗的模样,见到臧洪也只是微微点头示意,声音能够听出明显的虚弱,双目也泛着血丝,勉强微笑道:“伯道教你前来,也是说服我的?”

    “云……奉主公之命,前来送信。”钟云将陈默给他的竹简取出,双手递上,自有臧洪身边一谋士将竹简接过,递给臧洪:“主公如今已经身在洛阳,并且已命人攻下河内,欲以河内之地,换取先生性命!”

    “这又何必?将死之人尔,莫要因我而引起大战!”臧洪叹了口气,反袁绍是为义,大义也好,小义也罢,别人如何看,臧洪不会在意,他只是遵循自己的本心在做事,但若因此事,将陈默牵连进来,甚至引起陈默跟袁绍之间的大战,这是臧洪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先生当知主公为人,此事关乎先生身家性命,主公怎能坐视不理?”钟云拱手道。

    臧洪没有说话,默默地摊开竹简来看。

    陈默的竹简中,没有提及任何劝降的字眼,洋洋洒洒数百字,但核心却是询问臧洪若自己遇到这事该如何做?我可全心中之义,但他人之义又该如何全?麾下将士的义,治下百姓的义。

    他们的义未必是什么天下,或许是父母,或许是妻儿兄弟,这些义看似渺小,但就如臧洪当初跟陈默所言,义无大小之分,因一人之义而致千万人之义于不顾,是否真的可以称之为义?

    如果陈默书信中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质问,那有违纲常,毕竟臧洪是他老师,哪有学生质问老师的事情?

    但陈默这封信,却是以请教的姿态来询问的,也是臧洪一直教导陈默的东西,义无大小,但真的没大小么?

    全了张超之义,但麾下这些将士、军民对他的义他又要如何来报?又如何全这些人的义?

    城中将士、军民到现在无一人投降,这是臧洪的本事,但若说这些人愿意与臧洪共同赴死,那陈默是不信的,这有违人性,蝼蚁尚且偷生,又何况人?

    而且就事论事,这件事上,也不能说人家袁绍有错。

    钟云将竹简递出之后,便没再说话,只是静静地等着,竹简上写了什么,他不知道,但他知道,从这个月开始,陈默情绪就有些低沉,大概主公那里已经猜到一些东武阳的状况了吧。

    想到陈默之前的态度,钟云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伯道……已非当初孺子。”臧洪将竹简放下,轻叹了口气,扭头看向钟云道:“他最近是否不痛快?”

    钟云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道:“自得知此事之后,主公便立刻赶来洛阳,上个月开始,主公便有些沉闷,很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唉~”臧洪闭上眼睛,摇头叹道:“吾之过也,难为他了,公胥。”

    “在!”臧洪坐下,一名谋士起身,躬身应道。

    “替我去见一趟袁绍,此番战乱因我而起,洪愿受死,只求袁公莫要为难城中将士和百姓。”臧洪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陈容闻言大惊,想要劝说,却被臧洪所阻。

    “如今想来,因我一人之恩怨,而致万千将士、百姓于死地,实非义也,既然错了,自该受罚。”臧洪笑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!”钟云连忙道:“先生可随我直接回洛阳,袁公那边,主公已经有了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河内么?”臧洪笑道:“这小子,还是个不吃亏的主。”

    旁人或许觉得陈默灭了张扬,然后将河内交于袁绍,但实际上,臧洪很清楚,张扬不过是袁绍手中一枚牵制陈默的棋子,陈默现在把张扬杀了,夺了河内再给袁绍,等于是抢了袁绍的东西然后再给袁绍,而且河内现在名正言顺的到了袁绍手中,袁绍若再想搞什么动作,那就是直接跟陈默寻衅了,看似陈默出力不讨好,但这件事等于袁绍吃了个闷亏,而且以臧洪对自己弟子的了解,这河内恐怕不会完完整整的交到袁绍手中,人口袁绍时别想全要了,河洛现在可是很缺人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,做人当有始有终,我背弃袁绍,是为义,但我为袁绍出仕却反叛,有违为臣之道,见还是要件的。”臧洪起身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钟云犹豫了一下,起身道:“在下陪先生前去。”

    陈默可是要救臧洪的,现在去了袁绍那里,天知道会出什么事情,为安全考量,自己还是跟着一起去吧,关键时候,也能说上几句,反正臧洪,钟云是一定要给陈默带回去的。

    “在下亦愿追随主公。”陈容也起身道。

    臧洪看了看两人,目光落在钟云身上,点头笑道:“伯道看人的眼光,果然不俗。”

    当下,臧洪让人大开城门投降,自己带了枷锁去见袁绍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