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不让江山_ 第六百七十四章 都很了不起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24 13:5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知白小说不让江山 第六百七十四章 都很了不起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方洗刀看了看那一盘银子,都是五十两一个的大锭,这么大这么齐整,按理说必然是官银。

    可是方洗刀假装贪心的拿起来一个看了看,这银锭上并无铸造留印。

    所以方洗刀在这一刻心里都忍不住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说一家暗道钱庄积累巨富,那完全不值得他惊讶,这是从古至今最来钱的行业,也是来钱最快的行业。

    但能自己随意铸造银钱,这就有些恐怖了。

    暗道钱庄,大部分都会和不见光的赌场有关联,因为出入这种赌场,自然没有穷苦百姓。

    大多数都是富商,其中又以年轻人居多,没有多少阅历,一旦陷进去就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而他们赌钱的那一点银子,并非钱庄的目标,他们的目标是吞并这些人家中的生意。

    利用这样的下三滥手段,诱使那些富户家里的公子哥陷入泥潭。

    最终的目标是把这家族生意全盘拿下,只要成功一次,就是最少几万两起步的收入。

    “这银子......”

    方洗刀看向八爷:“怎么看着别扭?”

    八爷的脸色变了变,似乎想要发火,他本就是阴狠嚣张之人,却还是暂时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银子看着别扭不别扭有什么关系吗?只要是银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方洗刀笑了笑道:“那不行,万一被官府查到了怎么办?这银子一旦拿出去用,就可能被查到。”

    “官府?”

    八爷哈哈大笑:“你觉得我在这做生意,还怕什么官府吗?再说这银子只在赌场里流通,出去就给你换了。”

    方洗刀摇头道:“我从冀州来,家中体面,与冀州不少官员都有来往,若是因为这事让我出了什么意外,比如被你们当地官府拿了,我脸面没地方放,家里的脸面也没地方放。”

    八爷一听此人说起和冀州不少官员认识,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回身,在一个亲信耳边压低声音交代了几句什么,那亲信随即快步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八爷笑道:“公子家中是做什么生意的?”

    方洗刀回答:“我姓刘,家父刘二河,做些散碎生意,家中伯父就是冀州府治大人刘善文。”

    八爷的脸色再次变了变,顿时客气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刘公子,来,咱们到里边说话。”

    八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方洗刀看向陈大为,陈大为连忙说道:“公子,还是回去吧,也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方洗刀点了点头,似乎是变得冷静下来不少,对陈大为说道:“也好,回去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刘公子留步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从包间里出来大概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,面容亲善。

    此人笑着对方洗刀抱拳:“可否稍留片刻,我想向公子请教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方洗刀抱拳回礼:“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八爷笑着说道;“这位,就是咱们惯县的县丞王大人。”

    方洗刀心里又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果然......这种赌场,暗道的钱庄,都会和地方官府有所勾结。

    县丞王学冠走到方洗刀面前,温和的笑着说道:“刘公子,回去也不急于一时,已经到了这惯县,我理应为刘公子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他板起脸语气有些生气的说道:“老八,刚刚刘公子是不是手气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哪有!”

    八爷连忙指了指那一盘银子:“这些都是刘公子刚才赢的,刘公子的本金在后边存放,一会儿就把本金和这些一起送到刘公子的客栈。”

    王学冠嗯了一声:“我就说,看刘公子这一脸贵气,天庭饱满地阁方圆,怎么看都是一生好运的面相,不可能会输钱。”

    他再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刘公子,请。”

    方洗刀对陈大为说道:“我就稍坐片刻,你在外边等我。”

    陈大为连忙俯身:“公子,切勿太久。”

    方洗刀装作不耐烦的摆了摆手:“知道了,外边等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跟着王学冠和八爷没有进刚才的那个包间,而是出了大厅到了养鸡场后院。

    穿过鸡舍,再一出去,方洗刀才知道这里原来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再往后居然是一片果树地,从远处看应该看不出什么,但是这园子里边,犹如仙境。

    况且四周有高墙围着,墙看起来还颇为坚固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小院坐落其中,每一个小院都极为精致。

    房子不算高,茅草屋顶,木制围墙,小院是篱笆院,但看着就是不粗糙。

    随意进了一个小院里边,才知道这又何止是不粗糙。

    院子里铺着的都是白色鹅卵石,每一颗都几乎一样大小。

    连院子里的石桌石凳,都不是普通石材。

    到了屋子里,这屋子里的装饰可谓奢华至极。

    墙上挂着的字画是大家手笔,待客的桌椅皆为檀木,茶台看着像是整块的黄花梨。

    在不远处的条案上摆放着文房四宝,每一件都简直不菲。

    这屋子里的气氛和装饰,与前边乌烟瘴气的赌场相比,简直是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刘公子请坐。”

    王学冠笑了笑:“给刘公子上茶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坐下来后,王学冠笑着说道:“刘公子的伯父,就是如今冀州府的府治大人?”

    王学冠点了点头:“正是,我堂妹年少时候,女扮男装,在冀州四页书院里求学,与宁王是同窗好友。”

    王学冠立刻笑起来:“那可真是一段佳话......来,刘公子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外边又有一个人进来,步履从容。

    这人身上穿着一件宽袍布衣,看起来并不名贵,脚上一双千层底的布鞋,身上也无什么值钱的饰品。

    头发随意束在脑后,似乎也有几日忘记刮胡子,胡茬有些浓密。

    他一进门,县丞王学冠和八爷连忙起身,两个人同时俯身一拜。

    这八爷俯身一拜也就罢了,连堂堂县丞大人态度也如此谄媚,这让方洗刀心里的惊讶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再想到金州城的事,方洗刀就猜到,恐怕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金州,绝非是那些人的第一站。

    这惯县上上下下的官员,应该早就已经被人控制。

    若是再多想想的话,冀北这边,也不知道有多少州县官员,沦为这些地下巨商的走狗。

    那进来的中年男人甚至都没有理会王学冠和八爷,径直走到方洗刀面前,仔仔细细的看了看,丝毫也不怕显得失礼。

    “刘公子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后,中年男人抱拳。

    方洗刀抱拳回礼: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......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笑了笑,说了这两个字后却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他走到主位那边坐下来,看了看王学冠和八爷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不记得,我与你们说过,如果一个人脑子不够聪明,那就要多学多记?”

    王学冠和八爷连忙垂首: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

    记得......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回身,伸手从书架上取了一本卷宗过来,卷宗上还封着火漆。

    将火漆挑开,再把卷宗上绕着的线一圈一圈解了,他从卷宗中抽出来几张纸。

    “这是昨天我派人分发冀北各处的卷宗,昨天中午就已经给了你们,今日却还没有打开看过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重重的吐出一口气:“如果你们看过就会知道,今日犯了多大的错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方洗刀:“抱歉,刘公子,我先处理一下家事,然后再与你详谈。”

    扑通扑通......

    县丞王学冠和八爷居然同时跪了下来,而且两个人都在发抖,那绝不是装出来的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动用了那么多人手,费了那么多心思,请来那么多人才,花费那么多银钱......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缓缓说道:“就是为了让好日子能过的久一些,就是为了你们这些蠢货能不出那么多纰漏,我从不相信除了我之外的人有多大才能,所以才会事无巨细都自己操心费力。”

    他把抽出来的纸往前一扔,那张纸飘在跪地的两个人面前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道:“自己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张画像,方洗刀离着稍远,又被那两人挡住,只是那张纸一晃而过的时候,看出来是画像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爬跪着到了画像前边低头看,而此时,中年男人已经起身缓步走到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他手里拿着卷宗的封皮,卷成了一个锥形的纸筒。

    在那两个人看清楚画像,猛的抬头那一瞬间,中年男人手里的锥形纸筒在一息之内连刺两下。

    第一下刺穿了王学冠的咽喉,第二下刺穿了八爷的咽喉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刺完第二下,锥形的纸筒留在八爷的脖子里,所以那血就顺着锥形纸筒往外喷涌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闪身,一滴血都没有沾染,而且顺手还把地上的画像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朝着方洗刀歉然的笑了笑:“实在抱歉,家里人总是太笨,做事又不谨慎,还懒,我说过无数次,我不怕人笨,就怕笨还不努力,我事无巨细都已经替他们想到了,他们只需要死记硬背就能掌握这些,可偏偏他们连死记硬背都懒得去做,这样的人百无一用......我想,这样的手下,廷尉军中应该也不会留着吧......千办大人。”

    在说到千办大人四个字的时候,他把手里的画像举起来,展现在方洗刀面前。

    而那画像上,正是方洗刀。

    方洗刀没有走,也没有立刻动手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有些自信,哪怕刚才中年男人用卷宗封皮杀人的手段,着实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方洗刀赞道:“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他问:“你是如何得知的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倒是也不急,很耐心的解释道:“宁王殿下进金州的时候,我的人就在金州,当时千办大人就在宁王身侧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在府治衙门对面的酒楼里,就有我们的画师,他们都是水平极强之人,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画出人物特征,回去之后再细加润色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笑了笑道:“当天夜里,这几张画像就已经画好,第二天一早送到了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这,一共有六十八位画师,接到画之后,再照着画出来,犹如墨印一样,几乎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画出来之后,再立刻分发到我在冀北各处的生意......唔,我说了这么多,千办大人难道不该感谢我?”

    方洗刀笑道:“若是你觉得我能走得了,你还会说这么多吗?对吧......吕无瞒,吕先生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哈哈大笑:“果然了不起,宁王帐下的人,都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