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从长坂坡开始_ 第0166章 你这人有点太实诚了(求订阅求月票)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4-07 19:0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秋来2小说从长坂坡开始 第0166章 你这人有点太实诚了(求订阅求月票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老夫可不想不疼不痒的,那还不如不打!”黄盖攥着拳头道:“来就来狠的,方能让他人信服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黄老将军决意如此,那便依黄老将军的计策行事。”

    周瑜更不是一个犹豫之人,既然定下计来,保证顺利实施便可。

    黄盖见大都督同意自己的谋划,脸上露出笑容:“那大都督且好好休息,明日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周瑜应了一声,闭上眼睛,诸葛亮竟然真的能把东风借来?

    总觉得太过于虚幻。

    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?

    就算诸葛亮他借不来,江东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    江北曹军的战船连在一起的战船也越来越多,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等待了。

    既然黄公覆老将军献上诈降计,那周瑜便着实准备诈降事宜,如此方能取得曹操的信任。

    第二日,诸葛亮关平蔡中三人一同前来江东营寨。

    蔡中得到的消息是江东因为感谢被赠箭的情谊,特地赠送生猪百口作为回礼。

    一百头猪,还真够大气的,两万余士卒兴许都能吃上一口肉。

    副都督程普更是亲自前来交接,顺便与关平说两句,前几日临阵斩杀曹操的两员战将,当真是勇不可当。

    待到孙刘两家与曹操大军决战时,可一定要多多杀敌之类的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军中的战鼓响了,程普一听便晓得是周公瑾在召将升帐,既然他身体已经好了了,那正好让他主持军中事务,程普也好顺势交出一些权力,免得影响大都督在军中的权威。

    “程老将军,那我等便先行告退。”诸葛亮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“哎,无需如此,今日升帐,公瑾休息数日,苦思破敌之策,必定有所想法,三位且随我去听一听,免得到时候子敬再跑一趟,前于刘皇叔复述。”

    “这合适吗?”关平欲拒还迎的瞥了一眼蔡中。

    蔡中其实也想要在江东军帐内打听打听,若是听到有用的消息,孙刘两家通吃,在曹丞相那里定会把族弟蔡和给比较下去。

    “却是不大合适。”蔡中接过关平的话头道:“万一大都督要说些什么机密之事,一旦被泄露,岂不是我蔡中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关平看向远处:“呵,我倒是觉得今日蔡将军总算是说了句人话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今天就说句人话!

    蔡中的胸膛里的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,可随后想到关平他这是在极力的给他蔡中自己洗清嫌疑,霎时就把火给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小不忍则乱大谋,关平他这是在帮我!

    蔡中在心中默念了几句,努力的给自己暗示,他们两个是一伙的!

    为了封侯啊,这些事必须得忍。

    江北曹丞相的战船已经连的差不多了,只要丞相大兵一发,就是我蔡中扬眉吐气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定国,蔡将军乃是真心投降皇叔,你焉能几次三番的当众讥讽于他。”诸葛亮面上有些生气,怎么如此不注意团结降将。

    “军师,关小将军乃是性情中人,对我有所怀疑我能理解,不碍事,不碍事。”蔡中急忙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程普倒是呵呵一笑,随即抓着关平的胳膊道:“定国无需多疑,孙刘两家本就是盟友,焉能相互怀疑,定国此后需要多注意一二言行,蔡将军兄长被杀,嫂子被霸占,定是真心来投,勿要寒了人家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关平瞥了蔡中一眼:“若不是程老将军为你说和,小爷才不信你是真的投降呢,日后可要小心些,别露出马脚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刘皇叔乃是一片忠心,苍天可鉴。”蔡中拍着自己的胸脯道:“我可不是出尔反尔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尔等快随我入帐,若是鼓停我等还未到,可就麻烦了。”程普急忙带着三人往中军大帐赶。

    程普倒是周到,半路上直接令儿子程咨赶着生猪送到刘皇叔营寨内,免得刘备麾下众多士卒不晓得是谁送给他们的肉。

    老友黄盖也没说具体,只是找他来调拨生猪百口,程普也不是小气之人,听闻前些日子,刘皇叔还资助江东米粮来着,这点生猪给了就给了呗。

    关平故意挤兑蔡中的事情,终于被搁置,众人三三两两的赶到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周瑜脸色已经好多了,完全不见一丝病色。

    “见过大都督。”

    鼓停之后,众将拱手问好。

    诸葛亮关平蔡中三人各自在角落里站好,三人都是来看戏的,只有蔡中是想着要独自打探一些消息,比他族弟提前送到丞相那里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召集某等前来,敢问大都督的病是否好了?”程普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瑜已无碍,有劳程老将军挂念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。”程普从怀里掏出虎符放到矮桌上:“还请大都督收好兵符。”

    周瑜点点头:“这段日子有劳程老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职责所在,不敢说辛苦。”

    副都督程普退回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周瑜望着帐中众将,走了两步,开口道:“吾因病卧榻之时,苦死也想破曹之策,可是曹操兵多将广,营寨联营数十里,战船更是遮蔽长江,非一日能破,为今之计,只有拖到春暖花开,曹操军粮不足,自可退却。”

    江东众将,听着大都督这番言谈,也是暗暗叹气。

    若是拼杀,就算江东儿郎全都死光了,也抵挡不住曹操大军,除非长江上能结薄冰。

    如此便能拖到春暖花开,可目前的形势根本就不是你想拖延就能拖延的。

    周瑜自顾自的道:“我决议各营再从程老将军那里领上三个月的粮草用度,防御为主,撑到春暖花开,到时候曹操粮草不够,我等必定会有机会破曹。”

    甘宁看向一旁的太史慈,发现他也是满脸错愕。

    大都督缘何病好之后就变得如此消沉?

    当初从柴桑县领军出发的时候,那叫一个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怎么看见曹军战船用铁索连起来之后,就惊得吐血,病好之后就说出此番言论。

    被动防御,江东定不会是曹操的对手,就算用人磨,曹军也能把江东儿郎磨的连渣滓都不剩。

    可这一切都要从关平草船借箭,结果被曹操偷得了铁索连环只之策说起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,此举是否过于谨慎,于我军不利?”甘宁抱拳谏言道。

    “曹操势大,我等积极防御,自是最好的应对法子。”周瑜冷着脸道:“吾意已决,此事勿要再议,违者军法从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黄盖直接从人群之中站出来:“要我说,别说支取三个月的粮草又能如何,就算支取三十个月的粮草,也破不得曹军,若是能破,这个月便能破,若是不能破,三个月后也破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黄盖,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周瑜的语气里带着冷意,谁都瞧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待如何?”黄盖也是恼怒的道:“周瑜,亏我等将士信你,可你呢,见了曹操铁索连舟后吓得吐血,病好之后,又说出如此丧气之语,早知道今日,就应该依照张子布之言,直接降了曹操,向北纳降,也总比你这怯懦不决要强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黄盖!”周瑜脸色阴沉出水:“主公命我为大都督,领兵前来抗曹,当初主公斩案立誓,如有再言降者,斩首示众,以振军威。你莫不是忘了?

    如今大敌当前,你竟然说出如此言行,乱我军心,不斩你头,焉能证我抗曹之决心,来人,把黄盖推出去斩首,以正三军。”

    周瑜这话一出,帐中众人全都惊了。

    未战先斩自家大将。

    大都督他病愈之后,缘何如此暴躁?

    黄老将军只是质疑他一声,便要杀了他。

    黄盖老将军虽说要投降,可那也只是气话,并无真投降之意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,此举怕是不妥。”程普直接站起来,有些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甘宁也是拱手劝谏道:“是啊,大都督,黄公覆老将军他不是那个意思,罪不至死。”

    “周瑜小儿,老夫跟随破虏将军南征北战,侍奉孙家,以历三世,想要杀了老夫,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。”黄盖挣脱左右士卒大嚷道: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服不服,今日定斩不饶。”周瑜抽出剑来大喝道:“来人,把此匹夫给我拉出去,砍了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,临阵斩将,徒让曹操笑话,还望大都督收回成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都督,黄公覆老将军罪不至死。”

    鲁肃也是惊了,急忙劝谏,公瑾他病愈之后,怎么就变得如此蛮横了。

    方才程普老将军已经把虎符还给他,并不夺权之意,他为何还要斩将立威?

    更何况黄公覆老将军,可是跟着破虏将军孙坚起家的,一直忠于孙家,怎么能把他杀了呢。

    “孔明,定国,你们二人乃是盟友,可一起劝谏一下,公瑾他实在是有鲁莽了。”鲁肃趁着众将围着劝谏,急忙让他们二人也说说。

    诸葛亮看向关平,就听到他说:“子敬先生,不是我不说,我进帐就瞧着几位将军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,这个时候就不上前找存在感了,更何况,若是周大都督他真的想要杀黄公覆老将军,我们也拦不住,除非他又吐血。”

    “关小将军这是说的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实话!”

    鲁肃见关平不肯帮忙,也是一甩袖子,再次加入求饶的队伍里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周瑜他是在立威,毕竟病了这么多时日。”关平小声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诸葛亮赞同的点点头:“此乃江东之事,我等勿要掺和进去。”

    蔡中在一旁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真没有想到周瑜竟然因为丞相铁索连舟之后,变得如此怯懦,不惜要斩杀其麾下大将,来巩固他的权威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关平在曹丞相那里立下了何等的功劳,这点,还是要向他学习的。

    而且蔡中也感受到了,江东诸将眼神里的杀意,看向关平的眼神,恨不得以眼为刀,一刀一刀剐了他似的。

    关平他可真是遭人恨呐。

    但更是从侧面证明了他对于丞相是有多大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黄盖一时言语冒犯了大都督,但罪不容诛。”副都督程普拱手道:“可临阵斩将对我军士气大有影响,还望大都督暂且把黄盖将军的错误记下,等到击破曹操后,再禀明主公,定其罪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都督,还望网开一面。”

    江东众将皆是有些不知所措,大都督病好之后,收回兵权,谁能料到黄盖老将军说了两句气话,就要斩杀他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周瑜咬着牙道:“吾最恨言降曹者,若是有人再提,定斩不饶,今日若不是看在尔等的面子上,定要斩了黄盖祭旗,死罪虽免,可活罪难逃,来人,把黄盖拖出去,扒光了衣服,打一百军棍,警示诸将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江东士卒又开始拉扯黄盖老将军,可其余将军皆是先暗暗拦下来。

    一百军棍,那就真的打死了。

    “公瑾呐。”鲁肃急的脸色都白了:“黄公覆老将军年岁已高,焉能受得住一百军棍,你这还是想要杀了老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勿要聒噪,把黄盖给我拖出去打,重责一百军仗,狠狠的打。”周瑜冷着脸甩开鲁肃的手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领命的士卒不在拖延,拽着黄盖出去就是一顿行刑。

    一声比一声响的木棍击肉声,传入众人耳中。

    关平站在军帐之外,仔细瞧着这俩行刑的士卒,一左一右,一人一下,可真没保留力气。

    像这种近距离的行刑,还真没看过。

    真的皮开肉绽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周瑜麾下的军正是谁?

    黄盖这么大岁数了,也真是豁得出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什么精神。

    军帐外是惨叫声夹杂着咒骂声,军帐内是愤怒的声音,在夹杂着许多恳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黄公覆老将军身子骨不错,被打了这么多下还没晕呢?”关平叹了口气:“怕是一会就要喘不过气了。”

    关平的话音才落,黄盖叫骂声戛然而止,直接晕死过去,行刑的二人棍子停在半空,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黄盖老将军莫不是被咱兄弟两个打死了吧?
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